集團新聞

荣和·人物志丨追求极致的工匠精神

2021.02.03

在和地產同行年末聚會上,一位地產的工程朋友開玩笑的說了一句“我脫的發都是給工地的情話”,小編心裏不由得心裏一顫,真的有這麼恐怖麼?沒等小編回過神,另一位工程同事又開口道:“我的這一年,可以用兩個字概括,方案。不是在做方案的路上,就是在實施方案的路上,把凌晨1點、2點……6點的工地見了個遍,原來凌晨4點是沒有太陽的。” 對比起半夜已經在酣睡中的自己,小編不由得感到慚愧了一下。
本期人物誌採訪對象正是工程部的同事,採訪之前有點緊張,同事們會不會連篇抱怨,小編已經在做好了成爲一個“情緒垃圾桶”的準備。讓我們來聽聽他們的故事。

來自北方的郝勇,身上充滿着一股“霸道”的勁兒。他“霸道”的氣質源自於對自己工作的“強迫”。

 

郝勇去年加入榮和,而後適逢榮和五象院子新項目啓動,從前期的施工開始,郝勇就開啓了他一系列的標準工作流程。不論是從前期策劃,還是在執行過程在每個環節都要做到極致,守住原則和底線,這個階段合格了,才能進行下一個階段。
    
 他说:工程人要堅守自己的底線”



說實話,感受着強大的氣場,再加上聽他的講述,小編快要“窒息”了,看到小編緊皺的眉頭,他笑了笑說:“工程人要有工匠精神,只有堅持好自己心中的工匠精神,才能做好一個完美的工程。”

 

郝勇的“完美主義”、“堅守底線”,讓工程得以順利開展,五象院子一棟棟合院、洋房拔地而築,是他最大的欣慰。繁忙的工作,雖然讓他缺失了與家人相伴的時光,但他眼裏始終閃爍着光芒,他說:“看着一個個項目,從荒蕪一片變成理想家園,這是作爲一名榮和工程人最大的成就感。”

 

春節將近,勇哥希望能約上二三好友,打幾場酣暢的籃球,看幾場精彩的電影,伴家人幾段溫馨的時光。

在榮和工作已經近十年的蔣維雲,渾身散發着一股和氣之感,是一位十分面善的“老”前輩,但是他卻讓小編感受到了工程人的“嚴苛暴擊”。

 

十年的時間,蔣維雲歷經了三個項目的工程建設。“0.5釐米”“1公分”“零容忍”這些公司的標準蔣維雲早已熟記在心,對自己負責的項目,他也定製了“蔣式標準”。他告訴小編,公司要求“0.5釐米”,在我這裏要做到“0.3釐米”;公司要求1公分,在我這裏要做到“0.5公分”。這些嚴苛的要求,卻是保證工程品質的良苦用心。

 

他說:力求每一項工作都基於標準,高於標準。




作爲紮根項目的工程管理前輩,在問到對新人有何建議的時候,蔣維雲告訴我們:“作爲剛入行的新人,一定要熱愛這份工作;另外,也要善於去尋找自己的長項;最重要的是要堅持下去,一直堅持下去,就會成爲這方面的行家。”

 

“工作之餘,您一般會去做什麼呢?”蔣維雲對我們說,“會看一些自己喜歡的書,提升一下自己。”小編想到了家裏角落那幾本落灰的書,是時候撿起來看看了。

第一件見到樑榮冰,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鏡,採訪中一直在帶着點點笑意,看起來儒雅隨和。不過額頭的汗水暴露了他的一絲緊張。


與私下的和善、靦腆不同,工作中的樑榮冰喜歡迎接挑戰。“完成一個項目,意味着又要投入新的戰鬥中,既難捨也激動,難捨是因爲從這個項目中獲得了成長和鍛鍊,激動是因爲又能帶領團隊迎接新的挑戰。”

 

而他給自己的要求就是:戰勝每一次的挑戰!




在談及工匠精神的時,樑榮冰稍微坐直了身體,突然變得很正式,“質量風險”“進度節點”“管理動作”這些工程專業詞,頻頻從他口中“爆發”。在他的回答中,小編感受到了他對這份工作的熱愛和敬畏。

 

風風火火的工作之餘,他喜歡迴歸家庭,陪孩子上補習班,帶孩子去遊樂場,去郊遊,是他工作之餘的“愛好”。如果說工作崗位是他揮灑熱情的場所,那麼家人就是他獲取能量的根源。


“搬磚”是工程人對自己的調侃,工程管理中心因爲其工作性質,目前爲止小編們接觸到的都是大老爺們,辦公室裏也基本都是男同事。當看到最後一位採訪人員名單時,我們便十分好奇,一個小姑娘,如何在“工地搬磚”中生存?


黃紫霞的回答是:“在工作中遇到困難時,要保持冷靜,做到不放棄,始終相信自己能把這份工作做好。”




榮和的時間不長,卻經歷了一個重要的工作節點,這讓她頗有成就感,談起來也是滔滔不絕:“山水綠城是榮和第一個申報竣工聯合驗收的項目,作爲工程驗收資料員,一方面要和住建局一起適應新的驗收系統,另一方面精裝竣工驗收也是我第一次經歷,沒有前人的經驗,一切都是摸着石頭過河。在這過程中遇到了許多的問題,是我解決不了的,我與公司各個部門,與住建局各個部門都進行了反覆的溝通。最終還是順利通過精裝竣工驗收,這對我來說印象比較深刻,也很有成就感。”

提到完成項目時的感受,黃紫霞將答案也寫在了臉上:“我感到開心呀,因爲我們每天認真努力的工作就是爲了完成這個目標。”同時她還告誡想加入地產的工程新人,工程不好做,如果想要進入這一行,要做好吃苦耐勞的準備,還有一個必須的技能就是細心。”

然而與她踏實細心的工作作風不同的是,生活中的她略顯“笨拙”,還喜歡樂此不疲地研究“黑暗料理”。採訪結束時,黃紫霞笑着對我說,“去我家吃個飯嗎?”面對她的盛情邀請,小編只能認真表示,下次吧,下次一定。

一磚一瓦一屋檐,是榮和匠人的初心復刻;一門一窗一房間,是榮和匠人的品質追求。以往一說起工程管理中心,大家腦海裏不約而同浮現的,似乎都是不苟言笑的“工程師”形象。而通過這次接觸,除了探究到榮和工程人的專業面貌,還讓我們看到了更多工作之外的可愛形象。

誠然,我們也總是慣於找尋各種各樣的詞彙來概括他們的工作,“極致”,或是“匠人”“匠心”,未免過於抽象,但當每一個認真和專注的身影又重新紮進工作中時,一切形容詞的指向又都有了清晰的輪廓。